| 網站首頁 | 法語沙龍 | 英語沙龍 | 德語沙龍 | 西語沙龍 | 韓語沙龍 | 日語沙龍 | 俄語沙龍 | 意語沙龍 | 外語論壇 | 葡語沙龍 | 瑞語沙龍 | 阿語沙龍 | 熱賣 | 
最新公告:

  沒有公告

您現在的位置: 外語沙龍 >> 西語沙龍 >> 疑難解答 >> 正文
專題欄目
更多內容
最新推薦 更多內容
相關文章
西班牙語Te quiero是什么
這一句為什么這樣選?
為什么第一冊就只有到14
西班牙語有什么官方考試
我高考成績不好 我想學習
西班牙語a la orden  是
歌名是什么?
我想自學法語,有什么建議
今年春節為什么會那么低
什么是厄爾尼諾現象
CCTV1到12各是什么頻道?
斯坦科維奇是什么東東?
LYDIA究竟是什么意思?
請朋友們幫忙看看這是哪
美國人是什么民族人?
Skype Technologies S.A
什么是自由主義
通天塔什么意思?
這句英語是什么意思?
外交學院和北外是什么關
巴洛克是什么人
什么是注冊表
全球最寬的河是什么河
高考是什么?
什么是CNN NBC ABC CBS
國際足聯的五種官方語言
DX 9 或8.1是什么啊?
北京市職稱英語考試報名
請問著是什么牌子的啊
耐克的Joga bonito是什么
更多內容
什么是農民?           
什么是農民?
作者:dt123321 文章來源:互聯網 點擊數: 更新時間:2008-06-02 00:26:37
什么是農民?
懸賞分:0 - 解決時間:2007-4-20 17:46
問題補充:用哲學的角度來思考,回答呢?
提問者: dt123321 - 助理 二級
最佳答案
占有或部分占有生產資料,靠從事農業勞動為生的人。是在原始社會瓦解的基礎上隨著生產資料私有制和階級的產生而出現的。在不同的歷史時期,農民的經濟性質不同。在奴隸社會,有自耕農和隸農。前者是以小塊土地所有制為基礎,從事個體勞動的自由農民;后者是向大土地所有者租種小塊土地、地位介于自由農民和奴隸之間的佃耕者。在封建社會,除了自耕農以外,中國大量存在的是租種地主土地的佃農。隨著封建社會的瓦解和資本主義的發展,農民的分化加劇,形成了雇農、貧農、中農和富農等階層。通常所說的農民是指生產資料的私有者和勞動者,即貧農和中農。(糧農組織共用文件庫)

“農民”與“農業者”

本刊前年推薦過麥天樞的電視系列片《中國農民》,該片一開場就提出了“什么是‘中國農民’”的問題,片中的被問者之回答人言各殊,莫衷一是,頗耐人尋味。

其實何止“中國”農民,外國農民亦然;何止社會各界,農民研究的專家亦然。著名英國人類學家M·布洛克曾說:學術界“在議論究竟什么是農民時面臨巨大困難”。國際上權威的工具書《新帕爾格雷夫經濟學大辭典》的“農民(Peasants)”詞條也困惑地寫道:“很少有哪個名詞像‘農民’這樣給農村社會學家、人類學家和經濟學家造成這么多困難。什么是‘農民’?即便在地域上只限于西歐,時間上只限于過去1000年內,這一定義仍是個問題。”西方學術界從60年代以來就興起了“農民”定義問題的論戰。到70年代中期正如德國學者欣德爾抱怨的:“關于如何定義‘農民’的論戰已經拖得太久了,以至于不少人認為繼續這種討論純屬浪費時間與精力。”但他也看到:“這一論戰事關農民研究的未來,因此討論仍將繼續下去。”一直到90年代,“誰是‘農民’”似乎仍是個問題,以至于英國農民學家T.沙寧在1990年出版的一本頗有影響的書便以《定義中的農民》為題。

“農民”不就是以農為生的種田人嗎?的確,在當代發達國家,農民(farmer)完全是個職業概念,指的就是經營farm(農場、農業)的人。這個概念與fisher(漁民)、artisan(工匠)、merchant(商人)等職業并列。而所有這些職業的就業者都具有同樣的公民(citzen)權利,亦即在法律上他們都是市民(西語中公民、市民為同一詞),只不過從事的職業有別。這樣的“農民(farmer)”不存在定義問題:務農者即為farmer,一旦不再務農也就不復為farmer了,但無論務農與否,他與“市民”之間并無身份等級界限。

然而在許多不發達社會,農民一般不被稱為farmer而被視作peasant。而peasant(漢語“農民”的主要對應詞)的定義則遠比farmer為復雜。無論在研究中還是在日常生活的語境中,人們談到“農民”時想到的都并不僅僅是一種職業,而且也是一種社會等級,一種身份或準身份,一種生存狀態,一種社區乃至社會的組織方式,一種文化模式乃至心理結構。而且一般說來,社會越不發達,后面這些涵義就越顯得比“農民”一詞的職業涵義重要。在這些社會里,不僅種田人是“農民”,就是許多早已不種田的人、住在城里的人,也被認為具有“農民”身份。如本世紀初英屬印度的孟加拉地區,絕大多數下層的非農職業人口都自認為、也被認為仍屬于“農民”,因為他們不僅都是種田人的兄弟或兒孫,而且他們的“家內習慣與生活準則”也與農民無異。調查還表明:當地農民自己對“什么是農民”的回答也更多地與地位而不是與職業相聯系的。

在這點上,我們中國人應當深有體會。例如:如今在城里謀生的所謂“農民工”中,有1/3以上(有些調查甚至說是半數以上)實際上是走出校門便進城闖世界的鄉村青年,他們中很多人連一天農活也沒干過,然而別人和他們自己都把他們看成“打工的農民”。相反,筆者15歲以后曾在農村插隊務農9年多,但不僅現在不會有人稱筆者為“農民教師”(如稱“農民工”那樣),就是在當年,“知青”與“農民”在人們心目中仍然是兩個概念。事實上,如今的“農民工”、“農民企業家”、“鄉鎮企業”與“離土不離鄉”等現象都與“農民”改了業卻改不了“身份”這一事實有著邏輯聯系。

因此,在國際上關于農民定義的討論中,Peasant與farmer的區別是常被提到的。但這兩個英文詞一般都譯作“農民”,這就容易造成概念上的混亂。例如國外有不少論述“frompeasantstofarmers”過程的論著,若把這一過程譯作“從農民到農民”就會讓人不知所云。因此我國學術界有人譯作“從貧苦農民到現代農民”,也有人譯作“從農民到農場主”,實際上都不很貼切。而我們這本《中國農民》雜志的英譯名也是個問題:譯作ChinesePeasantry吧容易使人得到中國農民仍是傳統的賤民身份的印象,譯作ChineseFarmers吧又難以反映本刊對象中包括大量從事非農業的“農民”這一現實。

但根本的問題還不在于翻譯,而在于作為公民自由職業的農民(farmer)與作為傳統身份等級的農民(peasant)之區別是客觀存在的。筆者建議參照“工商業者”、“手工業者”、“自由職業者”之類稱呼,把farmer譯作“農業者”。顯然,我國“農民”目前仍然主要是一個身份概念而不是一個職業概念。“從農民到農業者”的演進在我國遠未完成,我國存在著大量的農民身份者,這一事實比我國有大量人口實際上在田間勞作一事更深刻地體現了我國目前的不發達狀態。或者更確切地說,如果后一事實意味著產業上的不發達,那么前一事實則意味著社會的不發達。而身份性“農民”比重之龐大遠遠超過實際務農者的比重,則說明我國社會的發展已經明顯滯后于產業的發展。

農民(peasant)與農業者(farmer)的區別何在?從詞義上說,farmer以farm(農業)為詞根,強調的是職業涵義;而peasant一詞從詞源及構詞成分看與“農業”、種田等本無直接關系。該詞源于古法語,系由古拉丁語pagus派生,該拉丁詞意為“異教徒、未開化者、墮落者”,帶有強烈的貶義,因而peasant在古代的本義是對卑賤者的貶稱。在古英語中Peasant可作動詞用,意為“附庸、奴役”,而作名詞時還兼有“流氓”、“壞蛋”之意。因而它與其說是一種職業,不如說是一種低下的身份或出身。只是由于那時卑賤者大多種田,這個詞后來才與農業有了關系。 不僅英、法、拉丁語如此,俄語、波蘭語等歐洲語言中近代表示農民的詞匯也有類似特點:原無帶有“農”義的構詞成分,只是泛指卑賤者或依附者而言。古漢語中“農民”一詞始見于戰國時也有身份的涵義(《說文》釋民:“萌(懵)而無識也。”),但并無西方語言那樣強烈,而職業涵義(繁體“農”字從辰,古指貝殼制的農具)卻很明顯。“古者有四民:有士民、有商民、有農民、有工民”(《春秋谷梁傳》)。從這類表述看,古代中國“農民”這一概念比西方有更多的職業涵義,而身份卑賤之義卻較為淡化。這反映了古代中國比當時的西方職業分化較明顯而身份壁壘卻較寬疏,這無疑是當時中國比西方更進步、更文明的體現。遺憾的是到了本世紀中葉后,由于種種原因,我國社會的身份性色彩反而空前地增濃了。直到改革時代,這種狀況才逐漸改變。 身份性農民與自然經濟(或西方經濟學家所謂的“習俗指令經濟”)相聯系,而農業者則與市場經濟相聯系。E·R·沃爾夫的說法在國外學者中頗有代表性:“農民的主要追求在于維持生計,并在一個社會關系的狹隘等級系列中維持其社會身份。因此農民就不像那些專門為滿足市場而生產、并使自己在一個廣泛的社會網絡內置身于地位競爭之中的耕作者”,因為他必須“固守傳統安排”。“相反地,農業者則充分地進入市場,使自己的土地與勞動從屬于開放的競爭,利用一切可能的選擇以使報酬極大化,并傾向于在更小的風險基礎上進行可獲更大利潤的生產。” 這種說法與我們過去常說的自然經濟中的傳統農民與現代化農場之別有些類似。但須指出:當代西方學界對市場經濟之前的傳統經濟的看法不同于過去的“自然經濟”說。“自然經濟”說強調“小生產”的自給自足和無交往,而現在人們則強調傳統經濟中交往的非市場性或曰強制性。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J·希克斯認為真正無交往無分工的“自給自足”可能并不存在,傳統經濟中可能有相當規模的分工與要素流動,只是它并非因市場而起,而是“典型官僚政治中”“由上層指導的專門化”。他把這稱之為“習俗經濟”與“指令經濟”的結合。與此相應地,“自然經濟說”強調傳統的“小”生產與現代“大”生產之別,而“習俗指令經濟”說則突出傳統生產的不自由與現代生產的自主性。因此,是否“受外部權勢支配”便成了傳統農民不僅區別于現代農業者、也區別于比農民更古老的初民(primitives)或部落民(tribalpopulation)的主要標志。“人們已習慣于把服從上層國家專制的鄉村人口與生活在這種政治結構之外的鄉村居民對立起來,并以此區分農民與初民:前者是農民,而后者不是。”80年代新版《不列顛百科全書》“農民”辭條正是基于這一點給“農民”下定義的。它認為在農民的定義中“諸如自給自足或小規模生產等特征”都未必成立,關鍵在于農民(peasant)“要受外部權勢的支配”。這種“使其整合于更大社會的方式”才是農民與其他農業生產者的根本區別:“在農民社會,生產手段的最終支配權通常不是掌握在主要生產者手里。生產品及勞務不是由生產者直接交換,而是被提供給一些中心,重新分配。剩余的東西要轉移到統治者和其他非農業者(non-farmers)手里。……這種權力往往集中于一個城市中心,盡管并非永遠如此。”

顯然,是用這樣的觀點還是用以往“自然經濟說”的觀點看待“從農民到農業者”的演進,結論會大不一樣:按后一觀點,斯大林式的集體農莊由于消滅了“小生產”,便可以說完成了“農民的改造”。但按前一觀點,由于它強化了“外部權勢的支配”,所以它在消滅了農業者的同時反倒強化了“農民社會”。按后一觀點,我國改革后農村家庭經濟的興起是“鄉土中國的重建”,而按前一觀點,由于這種家庭農場具有市場基礎而不再受“外部權勢的支配”,所以它反而標志著“農民的終結”。

精確內容:
農民(農戶),對應的英語詞語有peasantry比較合適,中文多指農村以種植業、畜牧養殖業為生社會人群集合,也可以泛指農村勞動力(人力資源);farmer一般作“農場工人”(包括農場主),屬于一種職業;peasant指貧苦農民。
農戶指中國農村地區以農業、林業、漁業或畜牧業(自然經濟)為主的家庭。中文的“農民”在中國各個時期,伴隨經濟的發展水平,人們對其理解不完全相同。
清朝及其以前直至國民政府遷臺以前,其時由于工業經濟的落后,農民為中國社會勞動力人口主要力量,主要依靠自然經濟生活,多為佃農、自耕農(包括以農業種植、養殖為主的土地主);這期間除了隨著一部分遷入城鎮進行工商業經營或成為產業工人以外,絕大多數受當時國家工業發展水平的制約滯留在原有出生地,而沒有土地的農村居民很多依靠給土地主打工生活,根據工期的長短這些人多被稱為“長工”和“短工”,長工和短工應該屬于職業,長工指常年被雇傭,短工則屬于季節雇傭工占有或部分占有生產資料,靠從事農業勞動為生的人。是在原始社會瓦解的基礎上隨著生產資料私有制和階級的產生而出現的。在不同的歷史時期,農民的經濟性質不同。在奴隸社會,有自耕農和隸農。前者是以小塊土地所有制為基礎,從事個體勞動的自由農民;后者是向大土地所有者租種小塊土地、地位介于自由農民和奴隸之間的佃耕者。在封建社會,除了自耕農以外,中國大量存在的是租種地主土地的佃農。隨著封建社會的瓦解和資本主義的發展,農民的分化加劇,形成了雇農、貧農、中農和富農等階層。通常所說的農民是指生產資料的私有者和勞動者,即貧農和中農。(糧農組織共用文件庫)

“農民”與“農業者”

本刊前年推薦過麥天樞的電視系列片《中國農民》,該片一開場就提出了“什么是‘中國農民’”的問題,片中的被問者之回答人言各殊,莫衷一是,頗耐人尋味。

其實何止“中國”農民,外國農民亦然;何止社會各界,農民研究的專家亦然。著名英國人類學家M·布洛克曾說:學術界“在議論究竟什么是農民時面臨巨大困難”。國際上權威的工具書《新帕爾格雷夫經濟學大辭典》的“農民(Peasants)”詞條也困惑地寫道:“很少有哪個名詞像‘農民’這樣給農村社會學家、人類學家和經濟學家造成這么多困難。什么是‘農民’?即便在地域上只限于西歐,時間上只限于過去1000年內,這一定義仍是個問題。”西方學術界從60年代以來就興起了“農民”定義問題的論戰。到70年代中期正如德國學者欣德爾抱怨的:“關于如何定義‘農民’的論戰已經拖得太久了,以至于不少人認為繼續這種討論純屬浪費時間與精力。”但他也看到:“這一論戰事關農民研究的未來,因此討論仍將繼續下去。”一直到90年代,“誰是‘農民’”似乎仍是個問題,以至于英國農民學家T.沙寧在1990年出版的一本頗有影響的書便以《定義中的農民》為題。

“農民”不就是以農為生的種田人嗎?的確,在當代發達國家,農民(farmer)完全是個職業概念,指的就是經營farm(農場、農業)的人。這個概念與fisher(漁民)、artisan(工匠)、merchant(商人)等職業并列。而所有這些職業的就業者都具有同樣的公民(citzen)權利,亦即在法律上他們都是市民(西語中公民、市民為同一詞),只不過從事的職業有別。這樣的“農民(farmer)”不存在定義問題:務農者即為farmer,一旦不再務農也就不復為farmer了,但無論務農與否,他與“市民”之間并無身份等級界限。

然而在許多不發達社會,農民一般不被稱為farmer而被視作peasant。而peasant(漢語“農民”的主要對應詞)的定義則遠比farmer為復雜。無論在研究中還是在日常生活的語境中,人們談到“農民”時想到的都并不僅僅是一種職業,而且也是一種社會等級,一種身份或準身份,一種生存狀態,一種社區乃至社會的組織方式,一種文化模式乃至心理結構。而且一般說來,社會越不發達,后面這些涵義就越顯得比“農民”一詞的職業涵義重要。在這些社會里,不僅種田人是“農民”,就是許多早已不種田的人、住在城里的人,也被認為具有“農民”身份。如本世紀初英屬印度的孟加拉地區,絕大多數下層的非農職業人口都自認為、也被認為仍屬于“農民”,因為他們不僅都是種田人的兄弟或兒孫,而且他們的“家內習慣與生活準則”也與農民無異。調查還表明:當地農民自己對“什么是農民”的回答也更多地與地位而不是與職業相聯系的。

在這點上,我們中國人應當深有體會。例如:如今在城里謀生的所謂“農民工”中,有1/3以上(有些調查甚至說是半數以上)實際上是走出校門便進城闖世界的鄉村青年,他們中很多人連一天農活也沒干過,然而別人和他們自己都把他們看成“打工的農民”。相反,筆者15歲以后曾在農村插隊務農9年多,但不僅現在不會有人稱筆者為“農民教師”(如稱“農民工”那樣),就是在當年,“知青”與“農民”在人們心目中仍然是兩個概念。事實上,如今的“農民工”、“農民企業家”、“鄉鎮企業”與“離土不離鄉”等現象都與“農民”改了業卻改不了“身份”這一事實有著邏輯聯系。

因此,在國際上關于農民定義的討論中,Peasant與farmer的區別是常被提到的。但這兩個英文詞一般都譯作“農民”,這就容易造成概念上的混亂。例如國外有不少論述“frompeasantstofarmers”過程的論著,若把這一過程譯作“從農民到農民”就會讓人不知所云。因此我國學術界有人譯作“從貧苦農民到現代農民”,也有人譯作“從農民到農場主”,實際上都不很貼切。而我們這本《中國農民》雜志的英譯名也是個問題:譯作ChinesePeasantry吧容易使人得到中國農民仍是傳統的賤民身份的印象,譯作ChineseFarmers吧又難以反映本刊對象中包括大量從事非農業的“農民”這一現實。

但根本的問題還不在于翻譯,而在于作為公民自由職業的農民(farmer)與作為傳統身份等級的農民(peasant)之區別是客觀存在的。筆者建議參照“工商業者”、“手工業者”、“自由職業者”之類稱呼,把farmer譯作“農業者”。顯然,我國“農民”目前仍然主要是一個身份概念而不是一個職業概念。“從農民到農業者”的演進在我國遠未完成,我國存在著大量的農民身份者,這一事實比我國有大量人口實際上在田間勞作一事更深刻地體現了我國目前的不發達狀態。或者更確切地說,如果后一事實意味著產業上的不發達,那么前一事實則意味著社會的不發達。而身份性“農民”比重之龐大遠遠超過實際務農者的比重,則說明我國社會的發展已經明顯滯后于產業的發展。

農民(peasant)與農業者(farmer)的區別何在?從詞義上說,farmer以farm(農業)為詞根,強調的是職業涵義;而peasant一詞從詞源及構詞成分看與“農業”、種田等本無直接關系。該詞源于古法語,系由古拉丁語pagus派生,該拉丁詞意為“異教徒、未開化者、墮落者”,帶有強烈的貶義,因而peasant在古代的本義是對卑賤者的貶稱。在古英語中Peasant可作動詞用,意為“附庸、奴役”,而作名詞時還兼有“流氓”、“壞蛋”之意。因而它與其說是一種職業,不如說是一種低下的身份或出身。只是由于那時卑賤者大多種田,這個詞后來才與農業有了關系。 不僅英、法、拉丁語如此,俄語、波蘭語等歐洲語言中近代表示農民的詞匯也有類似特點:原無帶有“農”義的構詞成分,只是泛指卑賤者或依附者而言。古漢語中“農民”一詞始見于戰國時也有身份的涵義(《說文》釋民:“萌(懵)而無識也。”),但并無西方語言那樣強烈,而職業涵義(繁體“農”字從辰,古指貝殼制的農具)卻很明顯。“古者有四民:有士民、有商民、有農民、有工民”(《春秋谷梁傳》)。從這類表述看,古代中國“農民”這一概念比西方有更多的職業涵義,而身份卑賤之義卻較為淡化。這反映了古代中國比當時的西方職業分化較明顯而身份壁壘卻較寬疏,這無疑是當時中國比西方更進步、更文明的體現。遺憾的是到了本世紀中葉后,由于種種原因,我國社會的身份性色彩反而空前地增濃了。直到改革時代,這種狀況才逐漸改變。 身份性農民與自然經濟(或西方經濟學家所謂的“習俗指令經濟”)相聯系,而農業者則與市場經濟相聯系。E·R·沃爾夫的說法在國外學者中頗有代表性:“農民的主要追求在于維持生計,并在一個社會關系的狹隘等級系列中維持其社會身份。因此農民就不像那些專門為滿足市場而生產、并使自己在一個廣泛的社會網絡內置身于地位競爭之中的耕作者”,因為他必須“固守傳統安排”。“相反地,農業者則充分地進入市場,使自己的土地與勞動從屬于開放的競爭,利用一切可能的選擇以使報酬極大化,并傾向于在更小的風險基礎上進行可獲更大利潤的生產。” 這種說法與我們過去常說的自然經濟中的傳統農民與現代化農場之別有些類似。但須指出:當代西方學界對市場經濟之前的傳統經濟的看法不同于過去的“自然經濟”說。“自然經濟”說強調“小生產”的自給自足和無交往,而現在人們則強調傳統經濟中交往的非市場性或曰強制性。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J·希克斯認為真正無交往無分工的“自給自足”可能并不存在,傳統經濟中可能有相當規模的分工與要素流動,只是它并非因市場而起,而是“典型官僚政治中”“由上層指導的專門化”。他把這稱之為“習俗經濟”與“指令經濟”的結合。與此相應地,“自然經濟說”強調傳統的“小”生產與現代“大”生產之別,而“習俗指令經濟”說則突出傳統生產的不自由與現代生產的自主性。因此,是否“受外部權勢支配”便成了傳統農民不僅區別于現代農業者、也區別于比農民更古老的初民(primitives)或部落民(tribalpopulation)的主要標志。“人們已習慣于把服從上層國家專制的鄉村人口與生活在這種政治結構之外的鄉村居民對立起來,并以此區分農民與初民:前者是農民,而后者不是。”80年代新版《不列顛百科全書》“農民”辭條正是基于這一點給“農民”下定義的。它認為在農民的定義中“諸如自給自足或小規模生產等特征”都未必成立,關鍵在于農民(peasant)“要受外部權勢的支配”。這種“使其整合于更大社會的方式”才是農民與其他農業生產者的根本區別:“在農民社會,生產手段的最終支配權通常不是掌握在主要生產者手里。生產品及勞務不是由生產者直接交換,而是被提供給一些中心,重新分配。剩余的東西要轉移到統治者和其他非農業者(non-farmers)手里。……這種權力往往集中于一個城市中心,盡管并非永遠如此。”

顯然,是用這樣的觀點還是用以往“自然經濟說”的觀點看待“從農民到農業者”的演進,結論會大不一樣:按后一觀點,斯大林式的集體農莊由于消滅了“小生產”,便可以說完成了“農民的改造”。但按前一觀點,由于它強化了“外部權勢的支配”,所以它在消滅了農業者的同時反倒強化了“農民社會”。按后一觀點,我國改革后農村家庭經濟的興起是“鄉土中國的重建”,而按前一觀點,由于這種家庭農場具有市場基礎而不再受“外部權勢的支配”,所以它反而標志著“農民的終結”。

精確內容:
農民(農戶),對應的英語詞語有peasantry比較合適,中文多指農村以種植業、畜牧養殖業為生社會人群集合,也可以泛指農村勞動力(人力資源);farmer一般作“農場工人”(包括農場主),屬于一種職業;peasant指貧苦農民。
農戶指中國農村地區以農業、林業、漁業或畜牧業(自然經濟)為主的家庭。中文的“農民”在中國各個時期,伴隨經濟的發展水平,人們對其理解不完全相同。
清朝及其以前直至國民政府遷臺以前,其時由于工業經濟的落后,農民為中國社會勞動力人口主要力量,主要依靠自然經濟生活,多為佃農、自耕農(包括以農業種植、養殖為主的土地主);這期間除了隨著一部分遷入城鎮進行工商業經營或成為產業工人以外,絕大多數受當時國家工業發展水平的制約滯留在原有出生地,而沒有土地的農村居民很多依靠給土地主打工生活,根據工期的長短這些人多被稱為“長工”和“短工”,長工和短工應該屬于職業,長工指常年被雇傭,短工則屬于季節雇傭工

參考資料:http://bk.baidu.com/view/24915.htm
回答者:huir2006 - 初入江湖 三級 4-13 20:17
提問者對于答案的評價:
雖然沒有正面回答問題,但是你辛苦了。
評價已經被關閉    目前有 0 個人評價

50% (0)
不好
50% (0)
相關內容
什么是農民輪換工
什么是農民思想?從農村到城市的人如何克服農民思想?
科學家說時間是什么?學生說時間是什么?農民說時間...
什么是農民起義?
為什么說農民一旦掌握政權,但它還是最終會向封建專...
 更多相關問題>>
查看同主題問題:農民
對最佳答案的評論    共 2 條
現在有富農阿!很富阿!我們國家應該多出點富農!賺外國人的錢!
評論者: eyinjin - 試用期 一級
146
評論者: 唉農民 - 試用期 一級
其他回答    共 4 條
農民
占有或部分占有生產資料,靠從事農業勞動為生的人。是在原始社會瓦解的基礎上隨著生產資料私有制和階級的產生而出現的。在不同的歷史時期,農民的經濟性質不同。在奴隸社會,有自耕農和隸農。前者是以小塊土地所有制為基礎,從事個體勞動的自由農民;后者是向大土地所有者租種小塊土地、地位介于自由農民和奴隸之間的佃耕者。在封建社會,除了自耕農以外,中國大量存在的是租種地主土地的佃農。隨著封建社會的瓦解和資本主義的發展,農民的分化加劇,形成了雇農、貧農、中農和富農等階層。通常所說的農民是指生產資料的私有者和勞動者,即貧農和中農。(糧農組織共用文件庫)
回答者:高樓居士 - 翰林文圣 十八級 4-12 14:35
一種一直處在社會底層的人!是群眾的一個組成部分,
回答者:《書》 - 魔法師 四級 4-12 14:44
樓主,這么給你解釋吧。你不知道什么是農民,所以說你就是農民!哈哈
開個玩笑,不要侮辱農民的含義,樓上說的很對,支持!
回答者:用戶名都滿了 - 助理 二級 4-12 14:52
農民雖然一直處在社會底層,但也是統治階級的一部分,卻始終和落后,愚昧,無知,受歧視,受壓迫這些詞聯系到一起的人,應該被這個社會同情的人.
還有農民的另一種解釋就是小學老師告訴我們不認真讀書就要成為的人!!!至今還在郁悶!!
回答者:tianyou84 - 試用期 一級 4-12 15:35
沒找到針對您問題的答案?對此我們深表歉意,希望在我們為您集成的Google搜索上您可以查到于您所需要的內容
Google
文章錄入:admin    責任編輯: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體: 】【發表評論】【加入收藏】【告訴好友】【打印此文】【關閉窗口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0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外語沙龍站內欄目導航

    法語語法 語詞匯 日常用語 語閱讀 學習方法 語教材 語試題
    新聞概況 出國留學 語求職 語招聘 語歌曲 語電影 其他免費

    英語語法 英語詞匯 習慣用語 英語閱讀 學習方法 英語教材 英語試題
    新聞概況 出國留學 英語求職 英語招聘 英語歌曲 英語電影 其他免費

    德語語法 德語詞匯 日常用語 德語閱讀 學習方法 德語教材 德語試題
    新聞概況 出國留學 德語求職 德語招聘 德語歌曲 德語電影 其他免費

    西語語法 西語詞匯 日常用語 西語閱讀 學習方法 西語教材 西語試題
    新聞概況 出國留學 西語求職 西語招聘 西語歌曲 西語電影 其他免費

    意語語法 意語詞匯 日常用語 意語閱讀 學習方法 意語教材 意語試題
    新聞概況 出國留學 意語求職 意語招聘 意語歌曲 意語電影 其他免費

    韓語語法 韓語詞匯 日常用語 韓語閱讀 學習方法 韓語教材 韓語試題
    新聞概況 出國留學 韓語求職 韓語招聘 韓語歌曲 韓語電影 其他免費

    日語語法 日語詞匯 日常用語 日語閱讀 學習方法 日語教材 日語試題
    新聞概況 出國留學 日語求職 日語招聘 日語歌曲 日語電影 其他免費

    俄語語法 俄語詞匯 日常用語 俄語閱讀 學習方法 俄語教材 俄語試題
    新聞概況 出國留學 俄語求職 俄語招聘 俄語歌曲 俄語電影 其他免費

     

    葡萄牙語沙龍 瑞典語沙龍 阿拉伯語沙龍 保加利亞語沙龍 波蘭語沙龍
    丹麥語沙龍 菲律賓語沙龍 芬蘭語沙龍 捷克語沙龍 挪威語沙龍
    印度語沙龍 印尼語沙龍 越南語沙龍 希伯來語沙龍


    | 本站簡介 | 成都地圖 | 在線翻譯 | 網站地圖 | 廣告服務 | 聯系站長 | 友情鏈接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管理登錄 | 
    外語學習沙龍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02-2005 外語沙龍 外語學習網-外語沙龍為外語愛好者提供外語學習交流的網上空間,本站提供免費外語歌曲,試題,外語在線翻譯,學習聽力mp3等資料下載。
    本站廣告 招租中,在本站投放廣告針對性較強,有較高的回報!
    蜀ICP備05005342號
    信息備案:蜀ICP備05005342號
    信遠互聯工作室 站長:寒江
    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十一选五新疆十一选五